路方灯

海是沉在宇宙中心
深入血肉的蓝色伤口
造物主不忍其苦
日日用暖黄的药水涂抹

夜间翻覆无法入眠
派人守灯塔舒缓
“人也要和我一起感受这疼痛”

“是一场没有预谋却旷日持久的分别了,今天不快乐毋宁死。”

他站在樱桃树下看鸟啄红果
身后洋房三层的小阁楼进了一只鼠
浴室里困住的蜻蜓扑棱薄翅
香樟树漆黑的种子沾染银色的车
猫晃动尾巴趴在桥头看龙虾
蚱蜢跳跃着躲开树荫

这是昨晚阵痛后美好的梦
我站在樱桃树的那头
看你伸手说
“来,跟我走。”

醒来阴暗的小房间
阳光晃荡曲曲折折
翠绿的窗帘挡住蝉鸣声
没有樱桃树,没有你

夏天的浓汤正熬到火热,空气里青草香味更添了一口清爽。
正午,柏油路沸腾冒泡,我赤脚踏入人间火海,使劲伸伸手,抓住了太阳。

我希望能和你重逢一次。
不再对你的长处追着夸奖。
我想要更自私一点,
在爱的时候。
煎熬等待,疑神疑鬼,
想要你也都体会一次。

这样我都坚持下来了,可你做不到。

在最理想的状态中与你热恋。
准备好热腾腾的拥抱,在你出浴前。
晚餐是挑了刺的酸菜鱼片。
夜宵是欢愉后的Vc糖。
一切都刚刚好,用笔录下波澜狂潮。

我爱你,在构想中已与你云雨千千万万遍。

凌晨突然响起来蝉鸣,然后对面的工地开始有人敲敲打打。早醒的苦恼呀!

霜天月色

正是深秋,小山村即将迎来又一次丰收。
白日里,果农们忙着准备收获用的梯子果篓。兴奋的看守犬在林里撒欢奔跑,吵吵闹闹。

这些都是白天的热闹,夜晚不同。
夜色渐浓,整个村庄像被蒙上白纱,以最舒适的姿势斜倚着入眠。
我便趁她睡时一探果园。这里是她哺育她的孩子们的双峰。乳香四溢,融进月光里穿针引线,织就一件硕果累累的肚兜。
我侧身躺在她的怀抱里,听她在梦中轻哼山谷传来的回音曲,看她在一片朦胧中优雅地翻身。

天快破晓,她起身走向谷底,一路播撒幸福的糖霜。

咸鱼翻身

地铁上一条咸鱼在努力翻身。它看到车厢壁上有一大片海。它觉得自己很渴,渴得快要张不开鱼鳃呼吸。
坐在照顾专座的老爷爷看不下去,扶着一个年轻人的手颤颤巍巍走过去,抓着它往车厢壁扔。
“扑通”一声,溅起的水花淋了一地。